永生還很遙遠?No,如果記憶可以備份和植入

小線菌 發表于 2016.3.24| 點擊數20941

題圖:pixar.wikia.com

前不久我們介紹過SxSW大會 (South by Southwest,西南偏南 ),在這個位于大德克薩斯州的為期10天的文藝、科技大交響的派對上,到處都是有趣、好玩的人和事。毋庸置疑,最有趣的人之一就是Ted Berger博士,他正致力于通過大腦的移植來幫助那些長期記憶有問題的人——這背后的科學真心碉堡了!

老先生一看就像科幻大片里正邪難辨的怪教授有沒有!

Berger先解釋了癲癇和老年癡呆癥等疾病的患者是如何因他們的海馬體而受苦,而海馬體主要負責記憶和學習,日常生活中的短期記憶都儲存在海馬體中,如果一個記憶片段(比如你和前任經常去的小巷、高考前狂背的名詩名句等等)在短時間內被重復提及的話海馬體就會將其轉存入大腦皮層,成為永久記憶。

記憶其實就是神經細胞之間的聯結形態。然而,儲存或拋掉某些信息,卻不是出自有意識的判斷,而是由人腦中的海馬區來處理。海馬區在記憶的過程中,充當轉換站的角色,當大腦皮質中的神經元接收到各種感官或知覺訊息時,它們會把訊息傳遞給海馬區。假如海馬區有所反應,神經元就會開始形成持久的網絡,但如果沒有通過這種認可的模式,那么腦部接收到的信息就自動消逝無蹤。

海馬體能幫你的短期記憶轉換成長期記憶

我們對于某個事件的初始記憶其實是二進制的電子代碼(binary electrical codes),他們通過海馬體被過濾到大腦中另一個部分,被作為長期記憶儲存起來。Berger教授在SxSW上的IEEE (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協會)人類技術系列活動中表示,他正在研發一個電池驅動的“人造海馬體”。

“人造海馬體”也許長這樣

Berger和他在南加大(USC)的團隊已經在老鼠和猴子身上試驗了這個想法。一開始,猴子被訓練在一臺電腦上玩游戲,他們必須記憶一個30秒前看到的標識,并在多個選項中選出該標識。

然后團隊通過注入毒素破壞了海馬體,接著他們觀察了猴子用來短期記憶那個標識的電子代碼的變化,發現通過電極可以復制一份短期記憶到長期記憶庫中。Berger說這個過程被執行得幾近完美。

“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我!”

現在他已經開始在缺乏海馬體的癲癇患者身上測試這個過程。盡管迄今為止只有八位病患參與測試,Berger表示結果都是正面的,可植入患者體內的硬件“人造海馬體”可能將在數年后面世。

那么這種人工海馬體是否可以在人體內植入其他(錯誤的)記憶呢?Berger說已經在猴子身上試驗過,發現給他們植入錯誤標識的代碼有時能成功,有時則不然。而業內有個轟動事件是,MIT的科學家2013年曾成功將錯誤的記憶植入給了老鼠。

記憶形成的過程

記憶被重新激活的過程

記憶被操縱的過程

But ! (腦洞來了)

雖然Berger 現在是出于醫療目的在研究大腦植入,但今后可能有人用類似的技術將錯誤的記憶植入大腦,來作為一種控制手段(想象一下:“跟著我干吧,你祖祖輩輩都是跟著我干的喔親!”未來的邪惡獨裁者說)。如果這項技術真的成熟并步入應用階段,這意味著“洗腦”這個詞不再是一種比喻,而是切切實實的動作行為了……

心疼我們的“冬兵”吧唧,一次次被洗腦

也有可能人類會將其當做一種娛樂的形式,去不了一場超嗨的音樂節?買一份音樂節的記憶就可以啦!想體驗和女神啪啪啪的感覺,可就是連家門都懶得出?沒關系,買一份愛情動作的記憶吧……當然,如果該技術的發展真的能讓人的記憶被復制、備份、然后植入,那長生不老的美好愿望可能真的不再是幻想了噢!

好吧,小線菌又該吃藥了。

Anyway,盡管目前來看這僅僅是科幻小說的情節,但Berger和其他該領域內的專家們的辛勤工作顯示,人體大腦的秘密以及它的工作機制,正逐漸被掀起了它的神秘面紗。

作者小線菌,轉自線性資本

更多精彩內容,掃描下方二維碼

創業雷達,坐等創業英雄


下一條:沒有
建議反饋 返回頂部
點擊關閉 點擊關閉
微信猜单双 布鲁日 pk10冠亚和值如何计算 三码倍投方案 时时彩功夫计划 河内5分彩计划软件宝典 波克1000炮捕鱼破解版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时时彩官方开奖直播 北京pk赛车合法么 福建时时码表 双色球胆拖投注速查表 红牛快三计划软件 飞艇网页版计划 3d定跨公式 最全的网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