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報新聞 | 廣東工業大學:當好挑戰杯東道主

組委會 發表于 2015.11.18| 點擊數15431

  兩岸四地大學生創客空間在廣東工業大學成立

 

  跟隨“挑戰杯”成長起飛

 

  “挑戰杯”國賽進入倒計時,廣東工業大學的伍鴻輝和隊友仍在奮戰,不滿足于省賽作品,嘗試用新的思路做“飛艇”。

 

  他們的項目是《全向可傾轉多旋翼變體式浮空器智能搭載平臺》,通俗點解釋,為一款“結合多軸無人機技術的飛艇”。這方面的研究和設計,在廣工早有珠玉在前。2013年,師兄們憑借“全自動駕駛多旋翼無人機智能飛控系統”作品獲得“挑戰杯”一等獎,讓伍鴻輝在內的新生激動不已。

 

  “大家都夢想著自己的作品也能在天空飛翔,參加挑戰杯。”伍鴻輝回憶道,那時他決定組隊投身相關研究領域。

 

  多旋翼無人機的熱門,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其極高的可操控性——可以對其上下、左右、前后的平移和方向旋轉等自由度進行獨立控制。但多旋翼無人機也有缺點:續航時間短、載重量小、安全性較低,“很容易砸下來,一旦高空砸下,就毀掉了。”伍鴻輝說。

 

  伍鴻輝補充說,“我們決定研制出一種新型的飛行器,在擁有超長續航時間和超大載重量的同時,具有高度的可操控性和安全性。”團隊志向遠大,雖然一開始他們對飛艇一無所知。

 

  萬事開頭難。剛開始團隊只有兩人,伍鴻輝搬進師兄宿舍,抓住一切機會“偷師”;另一位隊員在暑假期間,每天看代碼數個小時。后來團隊人數增至7人,團隊查閱各種相關書籍及論文,但沒有一本書或論文能詳細教導如何做出一艘飛艇。“我們只好發揮想象力和創造力,完全自己設計,自己制作。”伍鴻輝說。

 

  初生牛犢不怕虎。這個新型飛艇是一個系統性非常高的工程,橫跨空氣動力學、機械設計、算法與程序設計、動力與能源、航電與通信等領域,“項目中任何一個部分都可以成為一個獨立的項目”。但這7個本科生把這塊“硬骨頭”啃了下來。

 

  為了做飛艇,團隊成員分工合作,根據各自的專業特長埋首鉆研,以期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盡量多的知識輸入腦海。從一個學術小白,他們開始學習計算機輔助機械設計、自動控制原理、飛控算法的編寫,摸索如何設計電路、選用各種復合材料并加工,嘗試與各種商家和廠家打交道……

 

  “很多人認為我們很厲害,因為能做出系統性如此之高的項目。”伍鴻輝并不同意這種觀點,恰恰相反,是通過這個項目他們才掌握了豐富的知識,變成同學眼中的“別人家的孩子”。“我們的目標很明確,想從這個項目中獲得更大的進步。”伍鴻輝堅定地說。

 

  由于飛艇體積非常龐大,只能在室內完成部分工作,大部分工作都在室外完成。伍鴻輝還記得,沒有一絲風的酷熱夏天,他們在室外用烙鐵頭焊接,任由鼻尖的汗水顆顆滴落。烈日下,他們也曾無數次追著飛艇奔跑,不厭其煩地進行測試。他們還試過在嚴寒的冬天,為了收到GPS信號,用凍僵的手指調試程序,對動力系統進行精細的調節。既然目標在高空,便沒有理由在半山腰折返。

 

  最終團隊的努力沒有白費。伍鴻輝介紹,他們的作品結合了多旋翼飛行器和飛艇,飛行器上方是飛艇艇囊,下方是四旋翼結構,四旋翼結構使用雙吊艙,且四個旋翼可以全向傾轉,初步實現了長續航和大載重量。“與采用同樣動力的多旋翼無人機相比,我們的實驗艇載重量翻3倍,續航時間翻1倍。”伍鴻輝說,而且它實現了垂直起降、原地轉向、空中倒車、定點懸停等具有高度可操控性的功能。目前,項目已經申請了兩項實用新型專利和兩項國家發明專利,并已獲得受理。

 

  參加“挑戰杯”校賽和省賽的作品,雖然都是四旋翼飛艇,但作品卻“升級”了,伍鴻輝分別稱它們為“3米艇”和“5米艇”。而獲得省賽特等獎拿到國賽入場券后,團隊對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希望參賽的作品——團隊稱它為“13米油電混合動力艇”,具有更強的抗風能力、更長的續航時間和更大的載重量。

 

  “校賽的作品完全是手工做出來的,運用的是DIY思路。省賽作品遵循的是智能硬件的思路,而國賽的作品遵循的是航空的思路。”伍鴻輝說。這也是為何臨近比賽,團隊仍在沒日沒夜“趕工”。伍鴻輝正在接受采訪的時刻,他的隊友有的正在選傳感器,有的在調算法,有的在開孔走線……為了同一個榮譽而忙碌。

 

  伍鴻輝笑著說,省賽的時候優哉游哉,迫使他們在國賽“挑戰自己的極限”。所幸,團隊早已習慣了高強度、高效率工作,“比賽比的是時間”, 伍鴻輝說,“只有挑戰自己,能力才能得到提升。”

 

  “把脈”農村電商

 

  去年暑假,來自廣東工業大學的許怡婷帶領團隊,把家鄉的一個淘寶村當作研究對象,為農村電商的發展“問診把脈”。今年“挑戰杯”,團隊把深入的調研打磨出兩萬字報告,一舉獲得廣東省賽特等獎。

 

  偏居一隅的廣東省揭陽市軍埔村,3年前許怡婷來過這里,還是“道路泥濘,危房殘舊”。“年輕人都出外打工,只剩下老人在村里,田地荒蕪,像個空村。”許怡婷回憶道。

 

  但去年暑假前去軍埔村調研時,展現在許怡婷面前的,是“寬闊平坦的水泥大道”。嶄新敞亮的電商學校,圍墻上大紅字體寫著“開淘寶店,自己當老板”的標語,年輕人騎著摩托車拿貨、打包,穿梭于各淘寶批發店,處處都是一派繁忙景象。破舊的村子換了新顏,而這劑“良藥”正是團隊打算探究一番的“農村電商”。

 

  才進村,團隊已經感受到電商對這條普通村子帶來的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個村子如何借助電商重煥生機?

 

  經過深入的調研,團隊發現,原來軍埔村有的年輕人之前就在廣州開淘寶店,隨著大城市房租等成本逐漸增高,這批人干脆將生意“搬回”家鄉,“起碼房子是自己的不用租金”。軍埔村本身也并非毫無優勢,它靠近一個服裝城,方便拿貨,交通也較為便利。隨著第一批人在家鄉把電商生意做起來,更多的年輕人聞風回鄉,開啟轟轟烈烈的創業之旅。

 

  政府的支持,往村子的電商之“火”上加了一把柴。“市屬的機構駐扎在軍埔村,政府免費開課教村民開淘寶店,還辦沙龍交流,后來還做了貸款方面的支持。”許怡婷說,看到政府支持,更多村民投身電商大軍。因此,軍埔村入選首批中國“淘寶村”。

 

  “超過一半村民在做電商”,許怡婷接著說,在軍埔村調研的兩個星期里,團隊每天下午四五點到村里“蹲點”探訪,這時各家各戶正在忙碌地發貨。“物流公司會一批一批發貨,村子非常熱鬧。”仿佛這個村子的一天才剛剛開始。

 

  經過調研總結,團隊認為揭陽軍埔村的電商發展模式為“農村網商 城市 政府”。暑假返校后,團隊上交調研報告后,指導老師建議團隊:再調研另一個淘寶村,通過兩村電子商務發展現狀的調查和發展模式的對比,更有利于探索適合我國農村具體實際的電子商務發展路徑。團隊選擇了同樣首批入選中國“淘寶村” 的番禺里仁洞村。

 

  跟熟絡的家鄉不同,團隊在里仁洞村的調研一開始并不順利。“許多商家不信任我們,不肯配合調研。”許怡婷說,即使拿著學生證去訪問,仍然被拒之門外。多次碰壁后,團隊堅持不懈,利用周六日,花上一整天時間耗在村子里,最后得以加入商戶QQ群,完成調查訪問。

 

  “里仁洞村是城中村,房租、交通便宜,附近有制衣廠,許多潮汕電商抱團發展。”許怡婷介紹,團隊將廣東番禺里仁洞村總結為“自發式城中村”的電子商務發展模式,政府支持作用并不明顯。“現在房租越來越貴,許多人開始搬走,向白云區等更便宜的地方去。”這是里仁洞村發展電商面臨的困境。

 

  長達數月的調研、訪問中,團隊共向兩個淘寶村發放調查問卷355份,訪談農村網商42家,對農村電商的發展提出自己的思考。“農村電商最大的瓶頸是產品低端、同質化競爭嚴重,長久下去沒有發展空間。我們建議可以在產品中加入當地特色,做出品牌。”許怡婷說,針對農村電商問題,團隊提出“五化”建議:產品品牌化、產業集群化、電商跨境化、人才資源化、農業電商化。

 

  軍埔模式和里仁洞模式各有特點,“但軍埔模式將農村人力資源、城市產業資源、政府政策資源融合發展,更適合在我國欠發達農村地區進行推廣。”團隊在報告中寫道。這份調研報告獲得了廣東省電子商務協會的高度評價和調研地之一——揭陽市人民政府的批復。在今年的“挑戰杯”廣東省賽中,該項目獲得社會科學類特等獎,順利挺進國賽。

 

  團隊成員隨著項目一同成長,打破了此前對農村的固化認知,對農村未來發展充滿向往。“農村電商的發展背后,帶來的是農民知識水平的提高。”一位組員充滿激情地說,“誰說農民只能務農呢?在農村經濟快速發展過程中,我們看到了村民的進取,對未來充滿希望的熱忱。”

 

  面對家鄉的發展與機遇,許怡婷同樣心情激蕩。“家鄉是我內心深愛但不想回去的地方,因為那里沒有我可以施展拳腳的地方。而這次調研后,我明白一個缺乏現代信息資源的土壤里,也可以發展令世人刮目相看的電子商務。”許怡婷表示,“畢業之后我要回去了,這片土壤其實并不貧瘠,它內里藏著的豐富資源,正等待我去挖掘。”

 

【責任編輯:羅征】


建議反饋 返回頂部
點擊關閉 點擊關閉